三国杀武将|手游三国杀边锋版

Facebook的“區塊鏈革命”:進軍加密貨幣支付系領域,但真準備好了嗎?

巴比特 2019-05-10 14:34:08 714

從2月14日摩根大通與加密貨幣的“情人節官宣”,到如今沸沸揚揚的Facebook進軍加密貨幣支付系統,巨頭身影在區塊鏈市場上出現的愈加頻繁。

巨頭入場,固然是對區塊鏈行業的整體利好,但同時在某種程度上也是巨頭在“革自己的命”。這種“革命”的決心是巨頭能否真正布局區塊鏈、推動區塊鏈技術發展的關鍵。

從2018年開始,有關Facebook有意推出加密貨幣的消息不脛而走。

據《紐約時報》去年12月報道,Facebook計劃推出與一籃子法定貨幣錨定的加密貨幣,并準備將其應用在WhatsApp中,用于用戶點對點之間發送和接受資金。

最近,Facebook的發幣計劃又有了最新進展。5月3日,《華爾街日報》援引消息人士的話,Facebook的加密貨幣支付系統項目——“Project Libra”(天秤座計劃),已秘密推進一年多時間。目前,Facebook正在尋求與Visa、萬事達卡等多家金融公司和線上電子商務公司合作。另有資料表明,Facebook已經在當地時間4月20日從一家加密貨幣稅務公司手中獲得了“Libra”商標。

我們不禁要問:Facebook如此熱衷區塊鏈及數字貨幣的真實原因何在?究竟是怎樣的戰略布局?能否引起區塊鏈行業巨變?

1、一條腿走路的巨人

談起Facebook,首先想到的必是“社交”,其次可能就是“廣告”。

社交是Facebook的基本屬性。這種屬性的強壯,為Facebook帶來了海量的用戶及數據。據當地時間4月24日公布的財報數據顯示,Facebook一季度的每日活躍用戶數為15.6億,同比增長8%;每月活躍用戶數為23.8億,同樣增長8%。

圖:Facebook日活用戶增長(單位:百萬)

來源:零壹財經·Binary根據財報數據整理

而廣告則是Facebook目前最主要的變現渠道和收入來源。財報數據顯示,Facebook在2019年一季度的營收為150.8億美元,其中廣告收入149.12億美元,占公司總營收比重高達98.9%。而移動端廣告營收在整體廣告收入中占比高達93%,高于去年同期的91%。

圖:Facebook廣告收入及占比變化

來源:零壹財經·Bianry根據財報數據整理

可以說,Facebook依靠著“社交”和“廣告”,成為了全球最富有的公司之一。

2018年Facebook全年收入558.4億美元,凈收入為220億美元,公司總市值高達5500億美元。在世界品牌實驗室2018年12月揭曉的《2018世界品牌500強》中,Facebook高居第11位。

然而,高度依賴廣告收入的營收模式也正成為Facebook的潛在危機。從上面的數據可以看出,當前Facebook的營收幾乎全部來自廣告,在線游戲等其他業務的收入占比在逐年降低,Oculus等新興業務短期內更是無法帶來巨大營收。

雖然在2019年一季度,Facebook的廣告業務表現仍舊亮眼,但就如同該公司在與分析師的電話會議中的警示:下半年公司還將面臨巨大的廣告投放方面的阻力。

這種阻力來自于內外兩個方面:內部由于數據安全和隱私問題頻繁發生,已經逐步導致用戶的信任流失,影響廣告投放效果;外部谷歌、亞馬遜等強敵環伺,尤其是亞馬遜近幾年在數字廣告方面更是異軍突起,憑借高轉化率和精準投放,越來越受到廣告主的青睞。僅2018年第四季度,亞馬遜的廣告收入就超過50億美元,增長率高達97%,幾乎實現翻倍。雖相較Facebook還相差甚遠,但亞馬遜正在切實地改變數字廣告市場的原有格局。

Facebook就像“一條腿走路的巨人”,表面風光無限,實則步步艱難。扎克·伯格急需為Facebook尋找“另一支腳”,可以帶來可觀營收和平衡營收結構的“腳”。 目前來看,扎克·伯格選擇的是區塊鏈和加密貨幣。

2、信任危機繼續醞釀

Facebook在2018年年報中這樣描述到:“Facebook是一個完全依靠廣告盈利,失去用戶就失去了一切的社交媒體”。

如果說營收結構單一可能使Facebook面臨風險,那數據安全和用戶隱私問題則有可能直接動搖根基——失去用戶。

作為一個掌握著全球三分之一人口海量數據的人際網絡和數據庫,Facebook在全球用戶和監管層的眼中,至關重要。

這些數據甚至足以影響一個國家的選舉。2018年3月,Facebook被曝允許一家名叫“劍橋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的數據機構,擅自利用經由Facebook獲取的多達8700萬位用戶的數據。這些本應私密的用戶數據曾被用于2016 年美國總統大選期間,特朗普競選團隊對民眾的定向政治宣傳,以及其他一些政治活動。這樁丑聞引發了全球Facebook用戶對個人數據隱私安全的擔憂。

之后的9月,Facebook再次因安全系統漏洞而遭受黑客攻擊,泄露了超過3000萬用戶的個人信息,其中1400萬用戶的敏感信息被黑客獲取。

而到了去年12月份,Facebook又被曝存在軟件漏洞,并可能導致6800萬用戶的私人照片泄露。

2018年,對Facebook而言無疑是艱難的一年。單單數據安全和用戶隱私問題,就已經難以應對。時間撥到2019年,陰霾卻并未消散。數據安全與用戶隱私問題仍是懸在Facebook頭頂的達摩克里斯之劍。

2019年4月,因未能及時告知俄羅斯監管部門究竟將俄羅斯用戶的數據存儲在哪,Facebook被當地法院罰款47美元。雖然從數額上看,47美元對于Facebook完全不值一提,但這一罰款措施可能最終導致俄羅斯政府禁止Facebook在該國境內的正常運營。

除此之外,Facebook還面臨包括愛爾蘭、比利時和德國在內的歐洲多國監管部門的追責。美國聯邦貿易委員(FTC)目前也正在與Facebook進行處罰談判。除了可能對Facebook采取高達30-50億美元之間的財務處罰外,FTC還可能以領導失察為由,直接向其創始人扎克·伯格追究責任。

腹背受敵的Facebook只能選擇“破財消災”:在其公布的2019年一季度財報中,Facebook已經預留出了30億美元作為可能的罰款應急措施。

如果30億美元的處罰能夠抵消過去的種種丑聞,Facebook“穩賺不賠“。但事實上,用戶對于Facebook的信任危機不可能因為監管部門的罰款而煙消云散。

為了重新挽回用戶信任,Facebook宣布將在公司內部建立一個獨立的隱私監督委員會,扎克·伯格將親自出任負責公司隱私政策執行的“指定合規官”。同時,扎克·伯格今年4月份宣布Facebook將轉向構建一個“更簡單的平臺,隱私第一”,將從目前分享大量信息流模式,轉向更加私密的好友聊天模式,并且閱后即焚。但這些變化需要耗費數年時間才能真正投入運營,短期內無法重構信任。

用戶數據安全和隱私問題,可能也是Facebook目前重視區塊鏈和數字貨幣的原因之一。畢竟,區塊鏈被譽為“信任機器”,在用戶個人數據安全和隱私保護方面具有得天獨厚的優勢。

3、漫長征途:從社交到支付

扎克·伯格一直以來都對區塊鏈技術秉持著友好態度。就現在來看,Facebook不僅希望利用區塊鏈技術來解決隱私問題,但準備通過發行數字貨幣的方式進軍支付領域,豐富自身的業務層次。

畢竟,進軍支付場景是Facebook一直以來夢寐以求的事,但始終難償所愿。

表:Facebook在支付領域的嘗試

來源:零壹財經·Binary根據公開資料整理

為何Facebook對支付如此執著?——Facebook想要構建一個完整的閉環生態,擺脫目前過度依賴單一業務的營收模式,支付就是最為重要的基礎場景。

以游戲業務為例,以社交為基礎,并帶動游戲場景發展的模式已被騰訊證明是可行且有效的。根據2018年騰訊財報數據顯示,2018年騰訊手游業務收入為778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了24%,占全年營收收入的41%,是騰訊營收的重要來源。

而Facebook擁有數十億的用戶,與缺乏社交元素的App Store相比,更能促進用戶的參與感,并且能夠帶動潛在玩家加入。可為什么不能為Facebook創收?

對此,有國外媒體質疑Facebook拓展游戲業務的障礙就在于缺乏支付通道。彭博社也曾表示,缺乏支付工具會成為Facebook通過手游創收的關鍵障礙,認為這迫使其依賴蘋果和谷歌的支付通道,削減其在游戲業務中的利潤。

除了游戲之外,無論是2019年Facebook開發者大會上提到的Instagram新增的產品購物功能還是智能硬件的發售,也都離不開支付這個基礎場景。

之前有分析人士認為,Facebook準備發行數字貨幣,進軍支付場景,是企圖成為全球“支付寶”。但零壹財經·Binary認為,如果說Facebook還有哪家值得它羨慕的中國互聯網公司的話,那一定是騰訊或者說騰訊旗下的微信。

首先,兩家公司的基礎業務相同,那就是社交。這與支付寶以電商為基礎的發展模式存在差異。雖然支付寶近些年也一直大力發展自己的社交業務,但進展緩慢。

其次,微信目前橫跨通訊、社交、媒體、電商、支付等諸多場景,構建了完整的生態閉環,已經成為中國用戶工作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這種模式,正是Facebook當前正在盡力布局的。近些年來,Facebook也在有意識地“模仿”微信:先后上線了貼紙、企業公眾號、媒體內容號等類似微信的功能。

所以,Facebook更想成為國際版“微信”。

那為什么Facebook在支付領域沒有簡單模仿微信的做法,而選擇利用加密貨幣也構建支付體系?

分析人士認為,簡單模仿永遠只能落于人后,而扎克·伯格顯然不想把Facebook作成一個“盜版微信”,所以他需要在最關鍵同時也是最基礎的支付環節先人一步:

首先,使用加密貨幣做支付系統,實現點對點(P2P)支付,相較傳統移動支付能更容易觸及用戶,是一種更底層直接的經濟系統;

其次,從目前的公開資料來看,Facebook發行的加密貨幣將會與一籃子法定貨幣的價值錨定。這種穩定的加密貨幣在支付場景尤其是跨境支付種具有明顯的優勢,能夠有效降低支付系統的成本,同時增強支付主體間的信任。這是微信的移動支付所做不到的。

4、關于“Project Libra”不得不知道的事兒

上文已經基本解釋了為什么Facebook和扎克·伯格如此青睞區塊鏈技術,并會選擇使用加密貨幣構建支付系統。那么,對于關鍵的加密貨幣支付系統項目“Project Libra”,又有什么值得關注的點?

弄清一個新生事物的本質,首先要知道它是什么。最基本的問題:Facebook將要發行的數字貨幣是穩定幣嗎?——由于將與一籃子法定貨幣價值相錨定,它的價格必然也是穩定的。從這個角度講,它是穩定幣。它與市場上主流穩定幣的差別主要在于使用場景。

但正如此前MakerDAO中國社區負責人潘超在接受零壹財經·Binary專訪時談到的,“貨幣本身就是分階層的,穩定幣也是如此。在不同的階層當中,穩定幣需要解決不同場景中的不同問題”。從這個角度來看,USDT、USDC等主流穩定幣是交易穩定幣,摩根大通的JPM Coin是結算穩定幣,而Facebook的穩定加密貨幣就是支付穩定幣。

Facebook的加密貨幣將主要用于構建支付網絡,在消除信用卡手續費的同時,消除BTC、ETH等加密資產價格波動過大而無法用于日常支付的難題。同時,這些加密貨幣還將被融合進入其核心的廣告系統,用來將來用戶行為,類似“看廣告即挖礦“。

Facebook正在積極整合旗下的WhatsApp、Facebook Massager、Instagram三大通訊社交平臺,以期未來加密貨幣與支付能覆蓋這些龐大的用戶群體。

而據彭博社2018年12月報道,Facebook的加密貨幣可能會率先在印度發行,WhatsApp用戶可以使用加密貨幣向印度匯款。分析人士認為,Facebook選擇印度“首發”可能是出于以下考慮:印度擁有全球最為龐大的Facebook用戶;印度存在巨大的匯款市場,據世界銀行發布的數據,2017年全球匯款金融為6130億美元,其中690億來自于印度居民發往家鄉的匯款。

同時,Facebook也著手正在與Visa、MasterCard(萬事達卡)進行談判,也在和金融資訊服務公司first data及一些電商平臺進行合作談判。

可是,任何解決方案都不可能完美,區塊鏈和加密貨幣也是如此。Facebook希望通過加密貨幣構建支付系統,優勢固然存在,但也存在一些問題。

大家最關心也最常談及的是,Facebook作為發行機構,將對加密貨幣保持多少控制權?控制程度不足,Facebook很難從該加密貨幣的交易費中獲利;如果完全控制,這種加密貨幣將淪為一個中心化發行、控制的完全中心化的加密貨幣,這被認為是違背了區塊鏈的基本愿景。零壹財經·Binary認為,存在這種擔憂的人或多或少都有些許區塊鏈情懷。但就實際而言,微信沒有控制人民幣,同樣能從支付業務中獲利;所以Facebook即使不控制發行的加密貨幣,也能從其延伸的場景中獲得營收。支付只是基礎,關鍵是要圍繞社交和支付建立一個具備持續造血能力的業務生態。

另外,某些分析人士擔憂Facebook發行的加密貨幣無法取信于去中心化的加密社區。零壹財經·Binary認為,這點更不用擔心。首先Facebook本身擁有數十億用戶,用戶規模上完全碾壓去中心化加密社區;其次,Facebook的加密貨幣極大可能是由中心化機構基于聯盟鏈發行,而目前的加密社區更多是基于公鏈項目而自發形成的。所以,兩者之間沒有必然聯系,Facebook更無需取悅于加密社區。

但和其他加密貨幣項目相同,合規和監管問題始終是繞不過去的坎。Facebook如何保證自己發行的加密貨幣不成為犯罪分子和黑客手中的工具至關重要。此外,由于區塊鏈和加密貨幣的全球化特性,Facebook還需要取得多國監管部門的許可。所以,Facebook發行數字貨幣,在目前的監管態勢下,必將路途坎坷。

更為關鍵的是,使用區塊鏈和加密貨幣在一定程度上是巨頭在“革自己的命”,Facebook是否真得做好了準備?

互聯網巨頭之所以成為巨頭,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壟斷了數據,而區塊鏈卻將用戶的個人數據還給了用戶。并且,在目前監管尚不明朗的情況下,使用加密貨幣是存在極大風險的。雖然扎克·伯格很看好區塊鏈技術,也曾在電話會議中表示,“我非常堅信要把權力下放給個人手中,我們談論去中心化的其中一個方法是獨立加密和消息傳遞,并且確實有一個非常廣泛的意義。”但作為一個市值高達5500億美元的公司,Facebook早已不是一個人的私有物品,其中牽扯到數不清的利益相關方。股東和用戶的態度可能在某種程度上比創始人的態度更為重要。

所以,不僅扎克·伯格,整個Facebook是否真得準備好了?哪怕是在“革命”。

本文作者:Mr.J

來源:零壹財經·Binary


三国杀武将